[2]

徐慈邦之所以決定單獨涉入「敵營」,是因為一開始在電梯裡、長廊間就已經被對方掌控一切,對他而言目前已接近放手一搏的狀態,既然如此,不如處之泰然吧。至少對方應該是「暫時」無害的。

想到「大樓管理處」也許是個幌子時,整片玻璃牆赫然出現在左邊,裡面只有女性員工坐著低頭辦公,大約10人,每一位都擁有不小的獨立工作空間,分割得很清楚,徐慈邦正要繼續思考,「徐先生請進。」和煦的語句早一步飄入耳中。

會客室就在辦公室對面,甫踏進即瞥見室內的茶几上已備好熱騰騰的咖啡。同時,也擺著煙灰缸。

「請坐。」年輕女性待徐慈邦入座才坐下,「麻煩資料……徐先生,怎麼了嗎?」敏銳注意到他的視線,她問,下一瞬瞭解到視線落在煙灰缸之後,馬上接口:「請。」

徐慈邦掏出懷裡的SEVEN STARS,從點燃到抽,動作流暢文雅,這次換年輕女性射來無掩飾的目光,他不以為意,對方接下來的舉動卻讓他驀地微瞠目。

「那我也不客氣了。」她禮貌地示意,摸出一盒七星涼菸,跟著抽起來。

兩道輕煙一齊在室內裊裊飄升。

「抱歉,現在才自我介紹,我是負責徐先生委託的接洽人員‧準菅卉,關於您的需求,昨天已經與明先生在電話中略知一二,只要您提供資料,說明一下,我會與您做最後評估,委託就成功了。」自稱接洽人員的準菅卉雖然說得委婉,仍掩不了單刀直入的本質。

其實是一種欲掌控全局的先下手為強。「不先交換名片嗎?」徐慈邦淡道。

準菅卉眨眨眼,微笑。「我以為你們比較喜歡馬上說重點,速戰速決。」

「現在道上也是需要順應一些優良趨勢。」一張名片驟降在茶几上,穩穩地。

要論先聲奪人,他們可是不惶多讓。

咬著菸,她笑意更濃,拿過徐慈邦的名片,沒細看就翻到背面,迅速在空白處寫下幾個字,然後推回他面前。

上頭,是端正的英文字跡與一串號碼。

Sickle」。

鐮刀?感覺像一間夜店或……三流之輩的群體名稱,他瞇細眸,一絲收不住的戾氣竄出,朝她而去。

這下子,準菅卉按奈不住笑出聲。徐慈邦瞅著她,戾氣更甚,但對方不受影響,一開始那股詭異柔和感逐漸滲透此刻的氛圍。他暗暗訝然。

於是,大膽的挑戰念頭又堅定了幾分。

「這的確是我們的名號,真不好意思讓您見笑了。」笑靨如花。「上頭的喜好,我們也不方便過問。」

上頭,我們。

「『你們』都在這裡工作嗎?」

「『我們』,的確也是大樓管理處的員工喔。」

啊,全部員工一起兼差當中間人賺外快嗎?

準菅卉吸了一口涼菸,「畢竟是分發過來的嘛。」語氣輕快。

徐慈邦神色一凜。「什麼意思?」

「我們的制度跟別人不太一樣。」明顯的吊人胃口,又語帶保留。「簡單的評價相信您已耳聞過,『Sickle』的營業項目很單純,客戶下單、我們收單,百分之百的使命必達;並非故意要搞得跟祕密集會一樣,而是若想在來自各方的委託中維持原則,這是必要的。徐先生的質疑我可以理解喔,請放心吧,我們也是為了『您這種狀況』而『如此』存在的。」她曖昧地抿抿唇,氣質是一貫的柔和,可眼眸底部升起了能穿透煙霧的朦光。

徐慈邦闔眼,復又張開,身子更陷入沙發幾許,直勾勾注視那光芒,須臾,左手伸入西裝外套內袋,抽出一張照片,以修長的指將其壓在茶几上。

這張3X5照片是在室內拍攝的,地點疑似某家餐館,非常完美地將一對男女的完整側面拍入,還能看出當時女方正遞給男方某項物件。徐慈邦壓著照片的指尖剛好就指著男方。

準菅卉稍稍俯下身近看,夾著香煙的手指下意識撫過臉側。

「還有其他資料嗎?」她隨意問。

把菸捻熄在煙灰缸,指一動,將照片翻轉,背面霎時出現堅實有力的字跡。

「喔」了聲,「字好好看。」這是她第一眼的評語。

「錢待會兒明安會交給妳。」一般情形下,此時他應該瀟灑離去,但他卻還跟沙發處得親暱。

「了解,這種對象很好處理,」注意到不對勁的準菅卉略為雀躍地開始做收尾。「您的委託我們接下了,一定不會讓您失望。」

語畢,她竟也沒有站起身。兩兩對看,突如其來的寂靜彷彿瞬間將空氣凝結。

「……」徐慈邦兩指抵著下巴,欲言又止;或者,是在思忖措辭。

準菅卉驀地笑得憨直,微瞇眼的表情煞是迷人。

她懂了。

半晌。「徐先生,那樣的話會比較貴喔!」

──[2] END

創作者介紹

香菇森林*發現魂の王道‧___‧

CSMJ席思慕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