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言


這篇小說是當初投稿,後來刊登在港青文藝(小港高中校刊)《最愛13》之中。
那時限制字數5000字,我狠下心猛修猛改修到了4800多字。
這差不多是兩年前的自己(還是快兩年?),為了這森林往後的動作而先拉上來擋的東西XD
港中人應該都看過這篇文章,所以港中人以下可以跳過(喂)
有兩個部分,先PO第一個部分上來,第二個部分就是完結,因為怕感覺上很落落長所以就乾脆分一下(反正那時候打的時候我就分好了XDD)

為什麼港青文藝14的時候我沒有投稿,這我也在森林說過,因為不想把我覺得沒有完成度100%以上的稿子丟出去,就這樣。
雖然最後被霜學姊罵這次稿費高到爆還不投是個笨蛋.....好啦我承認我有後悔一下.....
嗚嚕,港青文藝16我會投的啦,學姊.....

那麼,前言就到此為止。




[1]
鬧區裡,交叉的兩條十字大路車水馬龍。
其中一個轉角有家蛋糕店。
車水馬龍常見,但大排長龍少見。
一整排的人群從蛋糕店內長到店外近幾十公尺,全是為了一嚐這家店冬季限定的耶誕甜點「wonder」。
「馬麻,我要那個有草莓的~」好不容易踏進店裡、親近展示玻璃櫃,小男孩拉著媽媽的手興奮地指著他最愛的蛋糕。
兩顆草莓當主軸、好幾球奶油為配角,餅乾棒、巧克力長片與花片是誘人的點綴;最上層舖著果醬、奶油,下面則是由冰淇淋、布丁、慕斯交錯組成,原料全是草莓;最後墊上香濃的乳酪硬餅,小巧而豐富,外型繽紛夢幻的這塊蛋糕正是「wonder」。
「好,那我們就買一塊回家吃吧?」小男孩的母親用俏皮的口吻提議著。
不料她的兒子卻嘟起嘴。
「不對~馬麻也要吃,所以要買兩塊!」白白小小的手伸出兩跟指頭,語氣有可愛的堅決。
小男孩的母親一愣,頓時心裡感動莫名。
她什麼都可以失去,唯獨孩子不行;她什麼都不予留戀,只有孩子是她拚了命也要留下。
聽見親骨肉說出這樣的話,她第一次感覺自己的所有犧牲付出都有了回應。
「好,那就兩塊。」她蹲下身與兒子平行,跟著比出兩跟手指,笑開了。
小男孩第一次覺得自己馬麻好漂亮,比他其他同學的馬麻都還要漂亮,他決定明天到學校要跟大家說他有個漂亮又愛他的馬麻,就算沒有把拔也沒關係!
    「來,拿好喔~」結完帳,吩咐兒子把兩小個精緻的蛋糕盒子拿好,抱起他走出擁擠的蛋糕店。
小心穿過人群,向玻璃門緩緩靠近。
在往來吵雜聲中,隱約聽見一道粗嘎的引擎聲。
她微皺眉,但隨即不以為意的繼續往前。
但是,那道引擎聲像被放大般,轟隆隆的震動著耳膜,讓人聽了膽戰心驚。
然後,外頭排隊的民眾嘩的一聲互相推擠,期間參雜著幾道尖叫。
店內也開始惴惴不安起來。
「什麼……怎麼一回事……」
「好擠!看不到前面啦……!」
「喂!什麼啊,不要推……!我要出去……!」
只有她知道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一輛大卡車失控的快速朝蛋糕店駛來。
沒有減速,沒有喇叭鳴聲。
而她首當其衝。發現的時間加上抽氣的時間再加上驚愕的時間後,才退了一步就知道已經逃不了。
於是她當機立斷的竭盡所能再退後三步,緊抱住兒子,轉過身跪在地上。
整台車撞進蛋糕店。
玻璃碎裂聲此起彼落。
直到整櫃蛋糕被撞的稀巴爛,卡車才緩緩停下。
鴉雀無聲,甚至可以說,死寂。
「馬麻……怎麼了?我背好痛喔……」小男孩窩在母親懷裡,不喜歡太過安靜的情況,忍不住出聲。
「馬麻──」低頭瞥見蛋糕盒,已經被擠壓的不成型,他頓時傻住。「馬麻!馬──麻!蛋糕爛掉了!蛋糕爛掉了──」伸手推推,對方卻毫無反應。
手中溼溼黏黏、溫溫熱熱的是什麼?湊進眼前一瞧,鮮豔的殷紅刺進他的眼。
小男孩滿手的血,而這些血自他母親身上而來,浸溼她整件上衣。
蛋糕上幾朵草莓奶油,也被染得更加鮮紅。
「能活下來,真是奇蹟啊。」醫生這麼說。
小男孩坐在病床旁邊,握住母親的手,態度很溫順、很聽話。
床上的母親,臉色蒼白身型瘦削,「對不起,蛋糕不能吃了……」她說的是這樣的話。
從這時開始,小男孩徹底改頭換面。
他早上去上學,一放學就來照顧媽媽;他不再只是盡說學校的趣事,他不再任性要求媽媽陪他散步:因為他知道媽媽半身不遂;短短兩星期,他已經成熟不少。
不,應該是被強迫早熟。
但他甘之如飴,如果這是讓媽媽存活的代價。
小小的身影熟門熟路地跑進病房,書包才剛擱下,馬上眼尖的發現桌上第十次出現的草莓蛋糕。
又是他。
事情從十天前說起,「後知後覺」的母親娘家的親人到母親入院第四天才來探望,剛好碰上也前來道歉的肇事者家屬。
蛋糕就是那位家屬送的。
雙方居然吵起來,起初男孩是站在自己母親娘家這,看見對方一直道歉,小小年紀的他居然有種莫名的痛快,於是第一天的蛋糕被他完完整整丟進垃圾桶。
那算什麼?竟然拿「wonder」來!根本就在污衊了他跟母親間的感情嘛!
隔天護士偷偷告訴他,肇事者也在這家醫院,而且早就不治而亡,那名家屬還是肇事者的親弟弟。
感覺告訴小孩子這種事有點不對勁,但無所謂,反正他懂就好,不用在乎年齡大小。
忽然覺得他們兩個一樣可憐。
「賠償我們啊!你家的人把我女兒撞成殘廢欸!這筆帳不算清楚怎麼行?」外公在病房叫囂,根本不管會不會吵到其他病人。
肇事者的弟弟只是一直維持彎腰道歉的姿勢,什麼都沒說。
小男孩瞄到隔壁桌上有一疊資料,偷偷拿起來看。
查詢……保險事宜……
 
他後來發現,母親娘家原本以為有保險金可以拿,但是母親根本沒保險,於是他們轉為壓榨肇事者家屬,理直氣壯,理所當然。
他竟然不再把蛋糕丟掉,慢慢吃起有點悲傷感的「wonder」。雖然他還是看不見那個叔叔的表情。
他的腰不是彎的很低,就是來了又走,兩人碰不到頭,但男孩可以從桌上的蛋糕得知他來過。
「媽媽,今天的蛋糕還是一人一半喔。」說著將切好的半個蛋糕遞給母親。
新鮮的草莓果粒在口中化開酸甜香氣;這樣的「wonder」總是百吃不膩。
「尚臨,我知道撞到我的人已經死了。」母親吃了一口蛋糕,雲淡風輕的道。
「嗯,所以都是由他弟弟過來慰問,他們家其他人負責辦喪事。」男孩不避嫌的對母親直說。
「你爺爺很不應該,人家的親人剛死,而我還活著,我還能要求什麼?斷絕關係這麼久,這時候才來探望,擺明了就是要錢,他不丟臉,我還替他覺得羞恥。」了解兒子在這段時間懂事多了,所以她說起話來已很少用淺顯的字眼。
「為什麼……?媽媽妳不生氣……?」像他至少也有生氣過。
「生氣什麼?人都死了,我要對誰生氣?你想想看,那個叔叔沒有哥哥了,他應該是最難過的人吧?而我還可以和你在一起吃蛋糕,和他比起來,你覺得呢?」她不怨也不怒,她只有慶幸,她不在乎再失去雙腳,用這換來兒子的體貼孝順,值得。
男孩偏頭,似懂非懂。
唯一清楚的,還是只有叔叔的蛋糕以及他彎腰的姿勢。
翌年,男孩增長一歲,草莓蛋糕依舊天天送來,他和媽媽每天都是一人一半分食,從不例外,除了……
這天放學到醫院,病房門口竟是打開的。
而且桌上沒有蛋糕。
「我媽媽怎麼了?!我媽媽到底怎麼了?!」他不敢相信自己親耳聽見的,年紀即便小,但他還是知道那個意思。
急診室的紅燈持續亮著,熟悉的男人就站在門前,雙肩不住地顫抖。
有很多東西壓在他身上似的,要把他壓垮。
他應該是最難過的人吧?
發現他手上還拎著蛋糕,而那個蛋糕有著切半的晚整切口,男孩眼眶起霧。
對啊,他是一點錯也沒有啊。
媽媽,妳說的對。
但是,這句話沒有辦法說出來,最後奇蹟還是沒有發生。
忍不住扯住那個男人的袖口,臉兒一皺,放聲大哭。
「媽──媽──嗚哇啊──」哭的整條走廊都有回音。
男人一愣,欲言,在看見抓的死緊的手後乾脆作罷。
沒多久,就蹲下身將男孩抱個滿懷,眼角泛淚,也跟著無言哭泣。
喪禮上,男人,或者他的家屬並未出席。
娘家親人們拿此大作文章,差點沒把場地搞得雞飛狗跳,人神共憤。
沒錢拿,生氣。對方不甩威脅,超生氣。
發誓不打亂死人安寧絕不罷手般,撻伐聲此起彼落。
「你們連我媽媽死了都還不放過她嗎?」男孩冷冷嘲諷,眼神一瞥,嚇得眾人噤若寒蟬。
他手中揣著一盒蛋糕,小心翼翼地擺上供桌,雙手合十一拜。
那是從來沒看過的,八吋大小的「wonder」。




任何感想跟意見,非常歡迎發表迴響給我。
完結的第二部分明日PO上。

創作者介紹

香菇森林*發現魂の王道‧___‧

CSMJ席思慕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